6996色堂|六九色堂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蓝导航找AV导航柠檬导航
秘密入口不良研究所
136福利导航
魔镜号小X福利导航
妙wu指南银色导航
福利百科激萌导航
福利书签宅宅导航小猫猫导航
查看: 120|回复: 0

[淫印天使][第二部][41][作者:房东]

[复制链接]

14万

主题

14万

帖子

58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584874
发表于 2022-6-26 23: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房东
   
字数:13379
   

   

   

   
************
   
41
   

   
从里到外,都好暖和,明想,四肢微微颤动。一波又一波的高潮余韵,还在
   
她的体内连续翻腾。在呼吸和新跳都逐渐回稳时,脑袋也会自动开始回忆先前的
   
段落;一想到自己使劲喊叫的模样,她就忍不住皱一下眉头。
   

   
明像以往一样使力,却无法让眉头移动分毫。高潮后已经过了快两分钟,却
   
到现在都还无法控制表情;对此,明只是有点惊讶。这表示,她的脸上,还维持
   
几分钟前高潮时的样子。一定很丑,明想,把双手拉至脑袋两侧。而就在她开始
   
把双手往眼脸方向移动时,蜜和泠都看出她的用意。
   

   
蜜趴在明的左手边,伸长脖子。她用鼻子轻戳明的手掌心,说:「很漂亮的。」
   
蜜晓得,光这样还讲还不够;明会以为她在说谎。而在蜜的印象中,比起花不只
   
五秒去解释,明更喜欢她提出简短的要求。
   

   
「让我看个够吧。」蜜说,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听来不像是命令。她不晓得的
   
是,明就喜欢听她话中的命令成分──明甚至还擅自想像出更严厉的版本,使体
   
内的高潮余韵又变得激烈一些──。
   

   
算是彻底理解泠的浪漫了,明想,心跳又稍微加快。过几秒后,她笑出来;
   
听起来既小又慢,几乎被呼吸声盖过,蜜想,显示她现在有多没精神。
   

   
很快的,明的双手重新回到地上。她裹满精液的双手微微曲起,左手大拇指
   
贴着耳垂。
   

   
蜜安安静静的,採取顺时钟方向,绕着明走一圈。像是丝和泠做过的那样,
   
蜜想,吞口水。
   

   
蜜慢慢把脑袋从左晃到右,一路从明的脚底看到头顶。蜜想,明在迎接极大
   
的高潮后,五官的扭曲程度其实不会过分夸张;无论手脚的动作,还是流口水、
   
伸舌头的样子,她都有着一种古典式的优雅。泠也认为,明现在的眼神,只像是
   
玩累的孩子;这样的表情,在配上脖子以下都裹满精液的样子,其实显得更加色
   
情。而在这同时,却也透着一种澄澈感,这实在不可思议,蜜想,而这不是他们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他们都曾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太喜欢明,而过份修饰眼睛所看到的一切。
   
当然,更可能是因为明的温柔个性,才造就这种连淫瀰都能修饰的优雅气质。人
   
类之中,能理解这种美的,实在是太少了,蜜想,嚥下一大口口水。
   

   
慢慢的,明闭上双眼。她需要睡一觉,而在这之前,她还想和蜜多说些话。
   
虽然已经消耗不少体力,但还是该把鼻子再埋到蜜的头上或胸口,明想,使劲磨
   
蹭、嗅闻,也许再多亲几下。
   

   
等一下,应该是由蜜负责清理她的身体。对双方而言,那都是很棒的享受。
   
感受蜜既薄又灵活的舌头,湿嫩的黑鼻子;明在想着这些事的时候,意识变得越
   
来越模糊。
   

   
不到一分钟,明就睡着了。听到她细细的鼾声,蜜的尾巴一连摇晃了好几下。
   
就利用算子触手,把对明的身体负担减到最低,蜜想,在刚才的过程中,明还是
   
耗费了不少体力。
   

   
蜜伸出右手,以食指轻戳肉室地面。除再次调整温度外,她也要改变一部分
   
的地面质感;消除明背后的一堆地面缝隙,使表层尽可能柔软;底下不能硬得像
   
石头,得增加弹性,但又要有足够的支撑力。蜜要让明现在躺的那一块地方,尽
   
可能接近自己心目中最理想的床铺
   

   
明因为消耗不少热量,醒来时可能会觉得相当饿。而泥早就准备好晚餐的材
   
料,也算清楚明大概什么时候会想要用餐。根本不需要提醒,蜜想,脑中也很自
   
然的出现泥穿上围裙,一脸幸福的样子。
   

   
把身体往前倾的蜜,两手十指触地。下一秒,她的双臂就化为前脚。同一时
   
间,她全身上下的肌肉和骨骼也都缩小至少两圈。变回四脚着地型态的蜜,乳房
   
从胸前往下移。而在同时,又有四个乳头自她的胸部两侧冒出、往下排列。和狼
   
人型态不同,这次几乎没有任何毛发把她的乳头遮住。蜜全身的毛发变短,肉垫
   
和爪子的位置都变得集中。
   

   
泠想,即使身形缩小,毛发变少,她全身仍旧散发出任何犬科动物都比不上
   
的魄力。看见蜜的动作,泠也解除守卫模式。他放松四肢的瞬间,身形立刻变得
   
清晰。把身体往右转的他,背对着明,呼出一大口气。
   

   
先前,泠没怎么注意嘴巴,导致有快要超过一杯量的口水流到地上。而他勃
   
起到极限的主要触手,也流出不少腺液。无论是在身上或地上,泠都先把体液给
   
抹开,再分别用皮肤和地面缝隙吸收。
   

   
蜜伸直前腿,让脖子与屁股齐高。舒展一下筋骨的牠,耳朵略往后仰,全身
   
颤抖将近三秒。即使有那么多的烦恼,又加上酒精的影响,也不至于使她对明有
   
任何过分、失礼的举动。泠猜,把明给咬伤、抓伤,这些大概是蜜当初最担心的。
   

   
没人会真把蜜看成是那种危险的病人,无论是明、丝、泥、泠,还是处于重
   
生阶段的露。不只是因为蜜是最年长的触手生物,或身为触手生物的领袖那般简
   
单,也是因为她的自制能力,一直都为大家有目共睹。
   

   
而蜜还是不满意自己刚才的表现,特别是在看到明的背上、腰上都多出一些
   
红色的痕迹后;几乎都是和肉垫碰撞、摩擦所造成,而几条特别细长的,显然是
   
被爪子刮出来的。如果是泠,应该会避免这种情形发生,蜜想,还是觉得非常内
   
疚。而想到明先前的态度,蜜是会稍微感到好过一点。
   

   
即使怀着露,明每次做爱时依然都还是全力以赴,没有任何保留。蜜想,这
   
样即使有子触手帮忙维护和舒缓,依然会对全身肌肉造成不少负担。很快的,她
   
以鼻子轻点明的右肩,释放明全身的疲劳。泠想,这样的话,明会睡到下午六或
   
七点再起来。
   

   
虽然不十分确定晚上的行程,但大家都希望明是在体内几乎不累积任何疲劳
   
的情形下,和蜜做第三次、第四次。
   

   
蜜是可以在脱离明的身体前就进行释放疲劳的动作,可这样的话,明享受高
   
潮余韵的时间就会缩短。且蜜也和其他人一样,在高潮时,脑袋根本就无法思考
   
到太多细节。
   

   
不想打扰到明休息,蜜决定等她睡得更沉一些后,再让她躺到灰池里。基于
   
同样的理由,蜜在替她清理身体时不会用舌头,而只用法术来把她身上的大半精
   
液都给融解:乳房上的精液流下来后,乳头就会自然露出;朦胧的身体线条,在
   
几秒内就变得清晰;而精液的些许滋润效果,让皮肤变得原来还要细緻;毛细孔
   
露出来后,又冒出一些汗珠,带来最新鲜的体味。蜜和泠都忍不住把头往上仰、
   
吸一大口气。蜜动一动耳朵,尾巴使劲摇晃。泠全身颤抖,主要触手又再次充血
   
到极限。
   

   
再次低头的蜜,得甩一下头,才能让双眼重新对焦。她盯着明的双腿和双臂,
   
主要触手又再次充血。
   

   
明全身的脂肪与肌肉比例都极为良好,有点接近运动员,蜜想,看不出明已
   
经有半个月时间,几乎都是坐或躺着不动近。而明在承受露的重量之前,还承受
   
过丝和泥的重量。
   

   
蜜盯着明的屁股,想起前天,明和丝以及泥还玩过肛交。最先提出这种要求
   
的,竟然是丝,这点蜜可是完全没料到。原来她是这种孩子吗?蜜想,又觉得自
   
己内心深处并不是没有察觉到。
   

   
而即使扣除那少少几次的肛交和背后位,明自从和他们接触以来,下半身便
   
常常与他们的屁股和双腿相撞。这多少都会影响明的屁股形状,蜜想。
   

   
而从整体看来,明的屁股是变得越来越漂亮。但若没有灰色池子和触手生物
   
提供的营养液,像这样频繁的性交,也可能会在明的屁股上留下不少伤痕。想到
   
这里,蜜在感到内疚的同时,也难免为明的这些经历感到非常兴奋。
   

   
她在距离明右手边五步的地方使劲甩毛,把散至全身的高潮余韵,和刚从体
   
内冒出的热痒感等都混在一起。有将近三秒,蜜从骨头到脑袋深处都觉得酥麻。
   
一点毛发从她身上自然脱落,大部分都被地面缝隙吞噬,只有几根是落到泠身上。
   

   
接着,蜜趴在明的身旁,瞇起眼睛。很显然的,她打算潜入明的梦里。泠点
   
一下头,表示告退。打算回去缝制衣服的他,想到位在肉室另一头的丝和泥。
   

   
明今天只和蜜一个人做,在这种情形下,隐私的重要性就会被更加重视。虽
   
然明和蜜的味道、声音都会在肉室里传开,但基于礼貌上的考量,丝和泥没在一
   
旁就近观看。
   

   
泠不一样,他是蜜亲自拜託,负责在一旁监督的。而他的观察方式,以触手
   
生物来说也是极为少见。已经不只是纯粹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蜜想,他在
   
进入守卫模式时,身上所有的感官可能都远远超过地球上的任何已知生物。
   

   
泠先前感觉到的,不仅比身为当事人的明和蜜都要来得深入,也比触手生物
   
进入节能模式时的感应还要更为清晰。若不是因为当时极为缺少能量,又考量到
   
他的外形和无法开口说话等劣势,他们有可能会在露的身体严重退化前就找到明;
   
但那时明的年纪还太小,应该不太适合担任喂养者,蜜想,摇一下头。
   

   
尽管蜜曾从明以外的人身上得到能量,但在经过这一段时间后,她也和多数
   
触手生物一样,已没法想像由明以外的人来担任喂养者。
   

   
即使是一下再平常也不过的心跳,资讯量也会瞬间提升非常多;在守卫模式
   
里,所以有熟知的感知项目,都会变得更加的深和广。在一般时候,连触手生物
   
也无法消化这一切,泠想,这过程才持续超过十分钟,他就开始感到头晕。在多
   
撑了几秒后,他不得不使用一点能量,让消化大量资讯的过程能更顺利一些。
   

   
而这一点的能量消耗,不到制造一只触手的十分之一;仅有明每次高潮时带
   
给他们的千万分之一而已。守卫模式会限制姿势,泠不太可能在和明做爱时还如
   
此提高感官。而这一点,反而更增添这过程在泠心中的浪漫感。综合以上几点,
   
他在刚才的观察过程中,显然是兴奋到了极点。而即使再怎么兴奋,全身紧绷的
   
他,也无法透过手淫使自己高潮。
   

   
既打断泠的工作,又让他无法在短时间之内满足性欲,这让蜜尤其对他感到
   
亏欠。即使如此,泠也不会觉得十分难受;生理上的不适实在没办法,但在内心
   
的一角,他却是感到更为兴奋。
   

   
泠主要是来注意蜜,而特别能激起他性欲的,当然还是明的部分。比单纯的
   
在一旁听、看和嗅闻,都要来得棒,他想,在脑中複习刚才接触到的新世界,让
   
他的心跳再次加速。下次,他和明做的时候,一定回想起刚才的那一段经历。
   

   
每个触手生物都有一点窥淫癖,蜜想,主要是因为肉室里的环境,还有不易
   
找到喂养者等现实问题所造成。然而,要是因为拜託泠来帮忙监督,使得他在这
   
方面的毛病变得尤其严重,明会感到有些困扰吧?蜜不乐见那情况发生。
   

   
而在同时,蜜却觉得丝、泥或露这样就无所谓。对此,蜜也觉得有些莫名其
   
妙。认为泠的底限该比其他人高,不该有任何太奇怪的性癖好,蜜想,这算是自
   
私的想法。她相信他,而都已经和明相处快一个月,她当然也晓得明具有包容这
   
一切的宽阔胸襟。
   

   
而对泠来说,确定明和蜜相处愉快,当然是最大的收货。和以往一样,他回
   
去后,要把刚才的经历分享给丝和泥听。这一次,泠能告诉她们更多细节。当然,
   
有些比较特别的段落,他会和明以及蜜确认过后再说。泠不是那么八卦的人,只
   
是认为自己身为第二年长的触手生物,当然有义务让最年轻的两位触手生物高兴。
   

   
在明的梦里,肉室没有特别宽敞,纹路也不太多。较为简单的阴影和光泽,
   
使此处看来不像是阴道,而比较像是融化的棉花糖。
   

   
明现在全裸,盘腿坐在地上。未和任何触手生物亲热的她,应该没有脱光衣
   
服的必要。而明并不认为有哪里奇怪;主要还是因为她已经很习惯在肉室内不穿
   
衣服,脑中已经很自然而然的认为,在肉室里就是该把衣服都脱下。
   

   
○在明的右手边,有一堆绿色的肉块。那是触手生物的摇篮,在梦里,她认
   
为这是蜜或泠做的。
   

   
「再过半天──」明说,看着自己的肚子,「就要把你生下来了。」
   

   
这种距离预产期只剩下一小段时间的紧张感,让明在背脊冒汗的同时,也忍
   
不住脸红。而即使是在梦里,明还是没办法亲到自己的肚子。然而,她却变得在
   
不透过触手衣的情形下,就能亲眼看到露。
   

   
露现在没法张开眼睛,而在明对她微笑时,她的右手五指会稍微曲起、伸直。
   
很显然的,露就是想以这幅度不大的动作,和明打招呼。当明笑出声时,露也会
   
嘴角上扬。接着,露因为非常高兴,而忍不住晃动手脚。
   

   
幅度比先前要大多了,明想。呼一口气的她,边笑边忍耐疼痛。感觉肠胃又
   
有些不适,让明咬紧双唇,皱着眉头。但对她来说,即使是如此难受的过程,也
   
有不少甜蜜之处。虽然不晓得其他的孕妇怎么想,但明希望,自己连最后分娩时
   
的疼痛也能爱上。
   

   
现在,即使她再怎么追求精确,也不会再把自己和「真正的孕妇」分开。她
   
不认为自己和其他孕妇有太多差别,也乐见自己的身心都变得不那么少女。
   

   
而只怀露一个月,之后的日子会有点寂寞呢,明想,马上说:「快点和丝生
   
小孩好了。」她接着想,生完一胎后,要让丝也体会这感觉,接着也许泥也──
   

   
「呜呼呼。」明笑了。吐出舌头的她,表情快要比丝还要猥琐。
   

   
明躺到地上,两手摸着肚子,而露也差不多在这时安静下来。过几秒后,明
   
发现,露的胎位有点往左偏。该不会是先前乱笑所导致的吧?明想,以右手五指
   
轻触自己的左腰侧,慢慢把露拉回原位。
   

   
「做起来比想像中要简单得多呢。」明动一动眉毛,说:「以后乾脆就靠帮
   
孕妇矫正胎位赚外快好了。」
   

   
在梦境里,她不觉得自己现在的逻辑,和刚才的过程有哪里怪异。很快的,
   
明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胀痛的乳房上。伸出左手的她,抓起位在身旁的几根肉柱,
   
想把它们都化为肉桶。
   

   
以前,明曾看丝用几个动作就成功改变肉柱的形状。如今实在想不起太多细
   
节的明,试着往左转一圈。她才刚觉得手感跟转门把差不多,肉柱在下一秒就扩
   
大数倍。肉壁变得既薄又宽,底部则变得相当平坦,和明期待的差不多。
   

   
在准备好五个肉桶后,明一边哼着从书店听来的古典乐,一边忙着把乳汁挤
   
到肉桶里。必须得挤乾净才行,明想,不然极有可能会走到哪就喷到哪。这画面
   
其实蛮诡异的,而让丝等人随时在自己的乳房旁待命,又会增加自己的傲慢形象。
   

   
把露生下来后,大量泌乳的情况要是还持续下去,露可能会给她取像「浇花
   
器」那一类的绰号。明不介意,事实上,她又在幻想自己把乳汁淋在他们身上的
   
情景。
   

   
「那一定很好玩。」明说,一脸陶醉。过几秒后,她回过神,阻止自己继续
   
幻想下去。
   

   
像现在这样,根本没法离开肉室;就算有幻象遮掩,房间和衣服还是会受到
   
波击;除黏黏的会很不舒服外,明想,那味道放久了一定很恐怖。而要是不小心
   
害得家里的哪个人跌倒,无论对方是否受伤,她都会觉得是一件蠢到不行的事
   

   
明现在的泌乳量,比先前被露咬两次还要多。是接近预产期才会造成如此结
   
果,明想,没进一步检视之中的逻辑问题。
   

   
必须得像这样一直对着肉桶挤,明是觉得有点麻烦。但她要是说到对此感到
   
极为困扰,那绝对是骗人的。
   

   
明很欣赏自己的稍使劲挤压乳房时,会一次有不只四道乳柱从乳头喷出的样
   
子。而听着自己的乳柱在肉桶壁敲出「哗啪」、「叭咚」,和沖出「嘻唰」、
   
「啦唰」等声响时,也会让她非常有成就感。
   

   
在丝等人出现后,明不会让他们喝装在桶子里的。当然要让他们喝最新鲜的,
   
明想,现在要喂饱他们四个人,根本是绰绰有余。
   

   
一分钟都不到,乳汁就装满一个肉桶,「这容量──」明说,看着肉桶,
   
「应该超过家庭号吧?」
   

   
简直跟乳牛一样,明想,或许比乳牛还要多。「像这样形容自己,好像也不
   
是第一次了。」她说,脸上难掩得意,「妈生下我和姊姊时,也无法挤出这么多
   
的量吧,这表示我比妈妈要厉害!」
   

   
明打算在三十多岁后,跟生过小孩──或正处于怀孕期间──的女同学炫燿
   
这件事。梦中的她,不会觉得在同学会一类的场合做这种事有什么不妥,还很期
   
待看到那些过去轻视她的人,一脸诚恳的询问她泌乳方面的诀窍。
   

   
明都已经忙了好一段时间,却都没有任何一名触手生物前来帮忙,这是一件
   
有点奇怪的事。而意识不算清楚的明,却觉得这一切都很合理。只是她的指法没
   
像他们那样细緻,一但让乳柱喷得快跟指头一样粗,就会把自己弄得有点痛。
   

   
花快五分钟后,明挤了快五桶,却还没挤完。而那股乳汁的甜腻怪味早就瀰
   
漫整个肉室,连温度也升高不少。后一项明显跟乳汁无关,然而在梦里的明,却
   
会认为就是一次挤太多乳汁,才会造成肉室内的法术出问题。
   

   
她先拍两下手,再把肉桶往左转,来使肉室内的温度降低;非常成功,简直
   
就像是控制电灯或冷气一样。脑袋实在不算清晰的她,又一次没计较太多细节。
   
明还毫无根据的认定,刚才那两招应该是丝或蜜传授的。
   

   
一直要到挤满第六桶后,明才发现,不知道该怎么样把肉桶封起来。而她左
   
思右想,却没想到要呼唤任何一名触手生物来帮忙。更夸张的是,不过几分钟没
   
封,肉桶里的乳汁就已经让肉室内的湿度增加不只五倍。
   

   
明的嘴唇、腋下,甚至两腿间,都变得黏黏的。和被精液包覆时不同,她想,
   
这些乳汁感觉好像对皮肤有害。
   

   
第一桶挤得有些过多,等下封的时候可能会溢出来,明想,最上面的这一些,
   
得倒掉或喝掉。为避免浪费,她选择后一项。皱紧眉头的明,得捏着鼻子才吞下
   
去。乳汁才刚进到嘴巴里,味道就分散了,口感也瞬间变得像蛋白那样黏稠。
   

   
明在勉强吞下一大口后,吐出舌头。使劲呼气的她,觉得这次比前几次都要
   
来得难喝。这种项是过期调味乳似的东西,竟然能让每个触手生物一喝就上隐,
   
她到现在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先前,要不是有混合蜜的乳汁,明大概只愿意喝
   
不到半杯的量。
   

   
现在,明只能隐约回忆到先前和蜜亲热时的段落,而不清楚每一次做的时间
   
点。她认为自己已经和蜜做过不下一百次,两人的乳汁也常常混在一起
   

   
而就在她细细回忆蜜的耳朵、尾巴和肉垫时,周围的景象突然转变。像是由
   
糖浆组成的肉室,被一大堆黑色的细纹填满。那些既像是头发也像是虫子的东西,
   
像暴风一样的把明给团团包围。不要几秒,甜腻的味道消失了,湿气和温度也改
   
变了。而最让明感到惊讶的,是自己竟然没有被吓到。好像在她的内心深处,早
   
料到会有这事发生。
   

   
她往右转身,看到自己的左后方,出现蜜的背影。不过,是幼小许多的版本,
   
明想,睁大双眼。在一片黑暗中,蜜的身影比明要清晰得多,就像是蜜的毛发和
   
皮肤都会发光似的。
   

   
蜜小时后的外形,和明先前听到的差不多。而当时的蜜,毛色比现在淡了些;
   
由于蜜没把自己小时后和自己现在的样子做出太多比较,所以明到现在才发现这
   
一细节。而除此之外,还有更多:小时后的蜜,毛发不比现在浓密,所以看起来
   
是比现在要平贴身体;她的耳朵虽然竖起,但不比现在有力。
   

   
这时的蜜,无论头上还是脚上的毛发都极为纤细,这使得穿透毛缘的光线看
   
来相当柔和。虽然她的四条腿能站得直,但看来一点也不粗壮。当时的蜜,尾巴
   
也较现在短得多,末端看来相当尖锐。
   

   
这就是她一百五十多年前的样子啊,明想,与成年时的大小差了不只十号,
   
还具有幼犬特有的轻盈和蓬松质感:眼角略微往下垂,看来没什么精神;虽然她
   
现在因为专心看着一本书,令神情看显得些严肃,却也透着一股让明难以忽视的
   
哀伤感。
   

   
这时的蜜看来很脆弱、很寂寞,好像很渴望能缩在哪个人的怀中。原来她也
   
有这种时期,明想,握紧双拳。其实比起同情,此时的明,更是忍不住在心里大
   
叫:「小时后的蜜,真是可爱到爆炸!」
   

   
像这样肤浅的形容,明自从国中毕业以后,就很不屑使用。但现在,她唯有
   
这么说,才能清楚表达内心所得到的感动。全身颤抖的明,双手在乳房下交叠。
   
她抓着自己的肩膀,口水差点从右边嘴角流下来。要不是因为生物上的限制,明
   
内八的双腿应该早已缠成麻花状。
   

   
现在的蜜,皮肤可能跟婴儿一样嫩;最多只能伸小指去摸,要是随便抓或抱,
   
可能会伤到她的内脏;太夸张了,明想;不能只因为蜜小时后长得圆滚滚的,就
   
把擅自把她给想像得比麻薯还要脆弱。
   

   
虽然先前都那么提醒过自己,明还是开始想像把蜜放在自己胸口的样子。她
   
会很小心别让自己的手指给蜜舔到。按照常识,明想,这一点细菌,是有可能会
   
造成小狗拉肚子。很显然的,明现在的脑袋还不够清楚,不然她不会忘记身为触
   
手生物的蜜,体质远比一般小狗要强健许多。
   

   
先是假设眼前这个类似投影的蜜会舔她,再想像自己连续亲吻蜜的样子;光
   
这样还不够,明竟然还决定,要擅自把小时后的蜜就称为小蜜。
   

   
「这样可能有点不够尊敬,」明说:「但严格来说,这里也只有一个人嘛。」
   
而她也发现,现在直接开口,远比在心里思索要简单得多。
   

   
「因为我在作梦。」明说,语气十分肯定,双眼变得更加澄澈。
   

   
就在她对「小蜜」这个无比亲暱的叫法感到很满意,还小声念出来的时候,
   
蜜的意识正好来到她的脑后。与明和泥潜入丝的梦里时不同,蜜现在卡在高处。
   

   
原本,蜜预定是要来到明的身旁。现在,蜜虽然是只要往上一跳就能够离开,
   
也没有任何受压迫的感觉,却也没法藉着法术再往前靠近一点。她试过重新进入
   
梦境,而这对眼前像是与明隔着一层透明墙壁的情形却未有任何改善。不晓得是
   
哪里出了问题,蜜想,有点紧张。
   

   
她早料到明会有梦境剧烈变化的情形;这是触手衣的其中一个副作用,蜜此
   
行正是为了向明解释这一点。一看到小时后的自己正背对着明,蜜马上就晓得是
   
怎么一回事。
   

   
是记忆核心的象徵性投影,蜜想,先前跟明分享的,正是自己的儿时回忆;
   
这当然会使得明特别关心她小时后的外形。所以在梦境转变后,记忆核心会首先
   
以这姿态出现在明的眼前。算是为了满足明的期待,而蜜就是对此感到有些不安。
   

   
在看到明的激烈动作时,蜜还以为她是哪里不舒服。一直要观察了快五秒,
   
蜜才确定,不过就是小时后的自己特别讨明喜欢而已。
   

   
松一口气的蜜,再次竖起耳朵、瞇起眼睛。她一边看着明的反应,一边露出
   
笑容,鬍鬚也因而上扬。然而,蜜在对那个投影感到有点忌妒的同时,也注意到
   
自己的背后有一大团白光。光团不仅越来越靠近,也正慢慢的把她吸离现场。
   

   
似乎全身都被光团包覆时,就会脱离梦境,蜜想,四只脚使劲拨动。不同于
   
先前的尝试,她在做出这游泳一般的动作后,竟成功前进不少
   

   
落到地上的蜜,先是来到明的左手边。而当蜜再度前进时,却穿过明的双腿。
   
明还是没有发现她,这似乎表示她尚未完全进入明的梦境里。蜜紧皱眉头,嘴里
   
发出低吼声。而就在她的右后腿使劲踢地面同时,有一种什么东西被启动的感觉,
   
开始自她的脑袋深处蔓延开来;虽然没有什么声响,但在那一瞬间,蜜觉得周围
   
的一切都加速运转。似乎是她在试图更加接近明的同时,也使得那个记忆核心开
   
始活跃。
   

   
随时间一分一秒的经过,明的脑袋是变得越来越清晰。然而在她的内心深处,
   
有一大部分仍对小蜜不正确形象紧抓不放。明两手捧着自己的脸颊,尖声说:
   
「好想亲她,好想嗅闻她的头顶,好想用脸颊磨蹭她的背!」
   

   
轻轻从后面碰起就好,这样就不怕伤到小蜜了,明想。
   

   
再盯着小蜜短短的嘴巴和尾巴几秒,明可能就会忍不住大声尖叫。过十秒后,
   
明终究没那么做;她还没蠢到会用这种方式打扰一个正在用功的人
   

   
尽管如此,明在自言自语时,嘴里还是常发出尖锐的声音。小蜜没有发现她,
   
只是静静盯着眼前的书本。小蜜完全没翻页,也完全没移动眼睛或脑袋,这一点
   
是让明感到有些奇怪。
   

   
过约两分钟后,黑色线条开始消失。明瞇起眼睛,看见它们先是变成一段一
   
段的,彼此的间隔在迅速变大;当黑色线条变的像是沙粒般小时,会隐没在空间
   
中。像是一堆枯萎的藤蔓被风吹得零散,明想。而在观察到它们更细緻的动态之
   
前,她也注意到一堆新多出来的东西。
   

   
一些看来很古老,装祯相当複杂的书籍出现在她的四周。被那堆线条包覆的
   
肉室,如今全由石砖、石板等给取代。明注意到那盏破旧的油灯、那些散落在周
   
围的发光纸牌,以及那坨在不远处活动的黑色软体生物。
   

   
「都是蜜先前描述过的,所以,」明说,「这里是图书室?」在说出这句话
   
之前,她脑中思绪的清晰程度,就迅速恢复到清醒时的八成;感觉好像有一层污
   
白色的东西,从额头深处散开,连眼睛周围也一并变得清楚许多。
   

   
明一边看着小蜜的屁股,一边以右手扶着下巴,说:「在穿上触手衣时,我
   
和蜜的感受重叠在一起,这表示我们的脑袋有一定程度上的连接。所以蜜的一部
   
分记忆,当然有可能跑到我的脑中。」
   

   
明点头,有点佩服自己的推理能力。而就算变得更能分清梦境和现实的逻辑
   
差异,也丝毫不影响她对小蜜的狂热。
   

   
突然,眼前的蜜开口了。她吐出无比清晰的声音──像小女孩,明想,而小
   
孩子不会有这么明确的抑扬顿挫,所以在这方面,蜜和丝都差不多──:「那位
   
娼妓可能会因为耐不住折磨,而活不过四十岁。」
   

   
和明猜的一样,蜜即使是在小时后,声音听起来也是比其他人都要来得冰冷,
   
语气更是比其他人要严肃许多。
   

   
小蜜抬起头,接着说:「这些书我以前都看过,而因为我昨天身在现场,更
   
加意识到眼前的娼妓是有血有肉的存在。也因此,我开始对这几段记述感到很火
   
大。」
   

   
时间点显然是小蜜自廉价妓院回来的隔天,明想,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一段
   
梦境对现实的扭曲程度相当低。
   

   
小蜜把两只前脚放在书上,说:「一些更具有行动力──而非只是丢钱到箱
   
子里──的慈善人士,当然有关心到这个角落──」
   

   
见到儿时的自己越讲越起劲,蜜咬着牙。她试着以一个简短的法术,来限制
   
眼前投影的声音。而才不过停止两秒,投影就继续说下去:「即便只是以艺术行
   
为来表达,政府和教会还是会对这些老强调底层老百姓实在不好过的人抱有敌意
   
──」
   

   
蜜皱着眉头,深吸一大口气。而在她眼前的明,除仔细观察周围的书本外,
   
也先试着把耳朵摀起来。果然即使这样,也听得到小蜜的声音,明想,小蜜的嘴
   
巴没有打开,所这也不算是在自言自语。要是没有听到小蜜的心声,明只会觉他
   
花很长的时间盯着同一页而已。
   

   
显然这时她所想的一切,都会明的脑中迅速开展。通常遇到这种事,应该要
   
觉得不舒服才是,而明却感到很放心。这表示她即使远离小蜜,去图书室的角落
   
翻阅书本,也不会错过小蜜的任何一句话。
   

   
虽然都是一些明不特别感兴趣的话题,而她就算错过一大段,应该也不至于
   
听不懂蜜以后讲的故事。目前,明还没有学到任何脱离梦境的法术。她曾试着捏
   
脸,但没有任何效果。看来只有等时间到了,明想。在她的印象中,就算睡满八
   
小时,在梦里感受到的时间,最长也只有不到半小时。当然这之中的主观成分相
   
当多,而她目前也只有这么粗略的依据。
   

   
在不会太长的时间里,明除了探索图书室内外的环境外,应该也要多注意一
   
下小蜜讲的话。虽然在睡觉时还要思考有关社会正义的问题,是会让明感到头疼。
   
但毕竟也不是一些完全陌生的事,她想试着和小蜜一起思考下去。
   

   
明晓得,和十分认真的小蜜相比,自己现在是有点装模作样。而她特别苦于
   
和蜜缺少共通话题,眼前的意外,至少提供了不少提示。
   

   
小蜜抬起圆圆胖胖的左前腿,说:「这些应当监督之人,有不少都把用于此
   
地建设的款项给摸到口袋里。而那些没有能耐贪污的基层人员,有很大的一部分
   
都被他们训练成为打手,负责帮忙压下抗议的声音。而既然这些问题都被写在书
   
中,表示早就有人注意到这些问题。无论是否畅销,里头提到的思想应该早就传
   
开来,毕竟这和大家的生活息息相关──」
   

   
就算爸妈看的政论性节目里出现类似的讨论,明还是对小蜜吐出这些话感到
   
不太习惯。明以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按一按两边眼头,把脑袋里的一股酸涩给减轻
   
一些。
   

   
而蜜会有这些思考,其实也不用感到太意外;既然要爱上人类,就必须仔细
   
观察人类,明想。在为蜜感到同情的同时,明其实也偷偷松一口气;晓得蜜曾为
   
世上的不公不义感到义愤填膺,也等于是再次确认,自己终究是和一群良知不会
   
少于一般人的异形生物相处在一起。
   

   
眉头舒展开来的明,先是往两旁伸直双臂,再用力呼一口气。她想,蜜现在
   
还常常思考这些事吗?就算现在不再如此,对于这类问题,蜜可能已经想了超过
   
一世纪。明把头略往右歪,说:「要是和她聊到这些话题,反而会暴露出自己的
   
肤浅之处吧?」
   

   
明依稀记得,有个英国小说家曾说:「那些用于安置无业者的慈善机构,内
   
部情况实在糟糕透顶。」所以有不少人宁可冒着可能被判极刑的风险,也要干下
   
各种肮髒的勾当,只为了能换得一顿温饱,明想,即使不看那些字特别多的书,
   
在一些漫画里也能常看到这些论述。
   

   
蜜才刚出生还不到半年的时间,却有足够的知识理解到这一切。正是因为如
   
此,她才会更感到非常难以接受。而现代孩童在差不多到十岁时,对这类情节就
   
已经开始有些麻木,明想。
   

   
蜜的这些感想,是位在对人类的正面评价之前,还是交错在对人类的正面评
   
价之间呢?一但开始思考这种顺序上的问题,又会让明觉得脑袋沉重。
   

   
小蜜即使咬着牙,看来也是不具威胁性。明晓得她现在极为火大,但也因为
   
她现在实在过于幼小,而使得她身上的散发出的杀气大打折扣。这不是轻视,明
   
想,只是内心有太多宠爱小蜜的欲望,而把平常对蜜应有的敬畏给压缩再压缩。
   

   
小蜜看着楼梯,说:「凡诺只要把一半的研究时间空出来,一定能够帮助这
   
些人。能够使用大量法术的他,能做的一定比一般人还要多上更多。」
   

   
大致上,明还算是跟得上蜜的想法。在那个年代,似乎正流行仔细分析和主
   
动谈论这类社会问题,明想,蜜当然会受到这风潮的影响。而明不得不承认,自
   
己对这种话题是感到有些棘手。若有同学一脸认真的在教室谈论这些,她会和她
   
们保持距离。
   

   
先前,蜜显然就是不想过份破坏气氛,才会有意跳过这一段。而看到小蜜这
   
么烦恼,明真想安慰她;先使劲亲吻她,再把乳头塞到她的嘴里,这样应该能带
   
来不少安抚的──又好像有点变态,明想。不该对小孩做这种事,何况她与小蜜
   
算是初次见面。
   

   
小蜜垂下耳朵,继续说:「刚才,我还好像看不起头钱进募款箱里的人。开
   
什么玩笑,那种人明明也很伟大。有限的善行依旧是善行,依旧值得讚美与鼓励。
   
而我也不该在缺少证据的情形下,认为政府或教会高层一定是贪腐情形严重──」
   

   
小蜜说的话相当有内容,但在进行到较琐碎的段落时,明自然而然的就会想
   
去观察周围的书籍。明不仅能够碰到它们,也能够把它们翻开。封面的图案还算
   
清楚,而文字的部分却有些混乱;俄文、法文和中文都混在一起,而中文用的又
   
是明看不懂的字体。内页的字和图画更是糊成一团,不是像斑马纹,就是像泼墨。
   

   
在这段过程中,明发出的脚步声和翻书声都未让小蜜转过头。过几分钟后,
   
明试着拍手或弹手指,一样引起不了小蜜的注意。放心一些的明,试着以右手掌
   
用力拍击书本。而这一拍所引起的反应,和她以前看过的一些电影内容差不多:
   
书页先是像水银、果冻一般的弹跳;头半秒,那些斑纹会沾黏在手掌上;封面的
   
文字和图画在变乱近十秒后,再慢慢回到原位;而内页的文字不知为何,在两秒
   
内就恢复原状。
   

   
明也承认,自己现在是有些无聊。小蜜是一堆自行运作的记忆,像一台关不
   
掉,又无法转台的电视机,明想,就算不会觉得烦,但和真正的蜜比起来,当然
   
就显得不是那么有血有肉。
   

   
「有小蜜在,也不等于有人陪伴。」明说。
   

   
而就算有这种想法,明再次观察小蜜的身体时,还是会心跳加速。小时后的
   
蜜,不只是肉垫,连爪子都有种粉嫩的感觉。在看过她的尾巴根部后,明很失礼
   
的,把头凑向她的两腿间。
   

   
「小蜜的乳房平坦,主要触手则不到指尖大小。」明说,一脸认真,还点两
   
下头。过几秒后,她两手抱头,全力大叫:「我到底在想什么!」
   

   
明咬着牙,觉得自己刚才有点太过分了。而她也舍不得移开视线,因为醒来
   
后,可能就再也梦不到了。尽管内心挣扎,明还是多盯了不只一分钟。她真想把
   
小蜜细嫩的声音给录下来,然后每天睡前听至少一分钟。
   

   
「如果我让蜜怀孕,或蜜让我怀孕的话,」明小声说,「就会生下这样的小
   
孩吧?」
   

   
像这样,把最难为情的心事说出来,明想,除了有助于头脑清晰外,当然也
   
是为了排解寂寞。
   

   
小蜜若再大个三到五圈,明就能放胆用手摸她,把乳房盖在她的头上,「再
   
把她的头给包起来──这样好像又有点虐待的感觉。」明右手抓着头顶,真怕自
   
己以后对刚出生不久的露也是这么过分。
   

   
而明在幻想这些事的时候,既没有流出淫水,阴蒂和乳头也未充血。由此可
   
见,她对小蜜没有性欲。「可是在梦里,生理反应又不见得十分确实。」明说,
   
真怕自己变态到连蜜都觉得发指。
   

   
之所以只是一直幻想,完全没有去摸,是担心小蜜会消失不见;或者是让小
   
蜜的声音改变,明想,那样感觉也会有些糟。虽然有接触书本的经验,但小蜜显
   
然和背景、道具都不同。
   

   
明也知道她是某种核心,当然,这不表示她就一定比较脆弱。目前也没有任
   
何证据显示,光是轻轻碰触几下就会对小蜜造成伤害。
   

   
真要是够小心的话,连那本书都不该拍的,明想,意识到自己先前确实脑袋
   
不清楚。总之,在对待如此可爱的核心时,明更不想冒险。
   

   
为排解无聊,明先把地上的几张发光纸牌拿起来,又连续翻了好几本书;书
   
里的条纹会随只牌的光线散开、扭曲,明觉得那些书法般的线条很美,有点像是
   
用于心理学测验的图案。多看一些,明想,似乎能增加艺术涵养,或许还有助于
   
自己了解蜜的内心的审美观。
   

   
明也拿起地上的油灯,欣赏由蜜切割的那根柺杖。明忘记去关心那个软体生
   
物,尽管牠一直待在原地。
   

   
这段期间,小蜜没有停止思考,声音也一直出现在明的脑中:「那支短小的
   
武器里,塞满铅等重物,却不见得常招呼到嫖客和窥淫者身上。同样是不遵守规
   
矩,那些家伙对于送钱来的客人,通常都有很高的容忍度;有争议发生时,通常
   
都会是地位低下的娼妓成为他们的出气筒──」
   

   
真是残酷,明想,背脊发寒。蜜的内心从来就没有真正幼小过;每个触手生
   
物都是这样。但听到小蜜讲出这些内容,明真的想要掐住他们创造者的脖子,要
   
他先给小蜜看更多内容比较正面的书籍。明从未料到,自己竟然有可能做出跟卫
   
道人士如此相似的选项。但凡诺真的太离谱了,明想。
   

   
突然,小蜜的身影开始像油滴一般,轻柔却迅速的晃动。而几乎同时,她的
   
声音也出现较大的变化。像是一下增加三十岁,又再增加五十岁,明想。
   

   
而有好几段,小蜜的语气都是变得更加沉重,好像还快要哭出来了;观察到
   
这里,明很希望之中有不少是自己的错觉。
   

   
小蜜呼一口气,继续说:「墙后的那名娼妓若把衣服脱下来,或许背上、臀
   
部上,都有不少被皮棍打出来的淤血──」小蜜在讲到这一段时,声音慢慢变得
   
苍老,身形也颤抖得更加厉害。接着,她一边哽咽,一边说:「我一直避免她受
   
到伤害,那她为什么要──
   

   
还卡在光团中的蜜,使劲大喊:「停止,都给我停下来!」
   

   
虽然那个核心不会带给明伤害,但蜜不打算再放它继续运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6996色堂|六九色堂

GMT+8, 2022-8-19 07:54 , Processed in 0.032444 second(s), 9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6996Tang

Copyright © 6996Tang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